【我的扶贫故事】刘佳:我和“倔老头”的故事

2020-12-29 15:18:30    来源:   安顺日报社大数据智慧全媒体      

“小刘,呀,怀孕了,几个月了,要注意身体,不要老往我们村里跑了,多休息,这是叔叔嬢嬢刚洗出来的韭黄,自家地里种的,绝对的纯天然,无污染,装一袋回家吃”老姚一边跟我说着一边将韭黄打包递给我。老姚一家,是我的结对帮扶对象,初初相识时,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有些微妙的不和谐,然而,三年多的真心相处,终于让这个“倔老头”不倔了。

1

初识“倔老头”是在2018年,按照单位的统一安排,我结对帮扶的对象从十二营村转移到了韭黄村,而“倔老头”老姚家就是当时调整后安排给我的一户新的结对帮扶户。我第一次去老姚家,是村里的干部带着我去的,村干部将我的来意说明后就离开了。这时,他的妻子胡嬢嬢热情的把我迎进了家,但与胡嬢的热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旁边的“老姚”,一脸的不屑,眉头紧皱,双眼直瞪瞪的盯着我。“叔叔,嬢嬢,我是镇里面新安排到您家的结对帮扶干部刘佳,你们可以叫我小刘,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到您家,所以有些情况可能还不太清楚,能不能请你们帮我说说家里的情况?”我小心翼翼的说着,“说什么说,我家什么情况他们村干部最清楚,说我们是贫困户,可我们啥政策也没享受到,要我说什么”老姚瞪着我,气呼呼的说道,“别的贫困户又是分红又是送东西的,我们啥也没有,娃上学的钱还是我们夫妻俩东拼西凑借来的。”我一时不知道怎么说话,还好胡嬢赶紧出来打圆场,帮我简单介绍了他们家里的情况,同时也向我咨询如何获得学校的资助,帮助他们家解决下上大学的女儿的学费难题。我记录好基本情况和需求后就离开了,走出门后,我听到老姚跟胡嬢嘟嚷到:“你瞧瞧她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骗子,她能给你解决娃读书的问题?哼!”走出门百米左右,我往后瞟了一眼老姚家大门,心里默默说道“哼,我这个丫头片子早晚让你刮目相看,倔老头!”

经过了第一次和“倔老头”老姚不太愉快的相遇后,尽管内心有几分不悦,可按照工作要求,我还是第一时间找到单位相关部门咨询大学生的相关资助政策,并且积极配合相关部门为老姚的女儿小翠申请到了助学金,当一切基本办妥后,我又一次去敲开了老姚的家门。“姚叔,小翠大学资助的事情我已经跟扶贫部门沟通好了,今年开始,小翠每年都会获得4830元的资助,学费这个问题应该能基本解决了。”我原以为这事办妥了,老姚应该对我改观了,谁料到,他还是一副不领情的模样。我满心的欢喜和自豪感很快被这个“倔老头”浇灭。我又如同霜打的茄子,蔫巴巴的回去了。

之后的两年,虽然这个家庭中的其他成员都对我的工作给予了肯定,尤其是老姚女儿、儿子、儿媳都把我当成自家的一个小姐姐,有事都会跟我倾述。我也会向对待自己弟弟妹妹一样的给出一些意见,没事和他们聊聊天,相处越来越融洽。但是就是老姚,这个“倔老头”,总是对我板着脸。怎么才能打动这个“倔老头”呢?怎么才能让他对我改改观呢?怎么才能得到这个“倔老头”的肯定呢?这几个问题一直都是我心上的一根刺,解决不好,我很难释怀。

转机发生在今年夏天,“倔老头”在工地做工时意外受伤了,石头没抱紧砸下来正好砸中他的脚,粉碎性骨折。突发的意外对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而言是一次灾难,“倔老头”是家中主要经济来源,他这一病,妻子胡嬢要照顾他,女儿小翠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,收入较低,儿子小武工作不稳定,儿媳文青拖着一个不满一岁的孩子,如何帮着“倔老头”家度过难关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共同难题。是难题也就是转机,在和受伤的老姚聊天的过程中,他终于打开心扉同我讲了他的 “心病”。原来,一直以来,老姚都认为儿子还小,有他帮衬着,日子总归能过好,但是他这一病,他才意识到他会老,不能一直庇护自己的孩子,儿子“混日子”似的工作总归不是长远之计,“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”,因此,他希望我能帮小武找个工作稳定下来。

得知这个想法后,我找到了小武,积极劝说他要抓紧独立起来,主动承担起家庭责任。同时,我还积极联系就业部门,给小武推送一些就业信息,鼓励他多出去闯闯,努力总归是有收获的,没过多久,小武就在县里面推荐的就业单位中找到了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,一个月固定能获得四五千块的报酬,这个家庭的“燃眉之急”成功解决之余,我心中那根刺也算拔出来了,因为再去老姚家,他不仅没有在板着一张“扑克脸”,还对我多了几分热情,每次都笑呵呵的,并且悄悄对他儿女说“小刘是个好同志,你们要谢谢她。”

如今,我结对帮扶的使命即将完成,但是,我与“倔老头”老姚一家的特别的缘分肯定还将继续,真心一定会换到真心,真情一定能打动真情,扶贫路上,心酸不少,但是走过艰难荆棘道路后迎接我们的一定是繁花。

(普定县白岩镇 刘佳)

责任编辑:胡晓 编审:毛丽